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祭国祥  

2018-07-28 19:3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死后能被人记住,或者常常被人提起,那这人应该算是很不错的。我觉得国祥就是这样的人。这篇文字是四年前发在博客的,不知啥原因被和谐了。如今重新编辑发到博客,一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二是想不让自己忘记他。祭国祥。

国祥死了整整十年了。一个死字写满了无奈,死生两界,阴阳相隔,十年生死两茫茫啊!我和国祥小时候是同学,长大后是同事。都是三口之家,两家六口人都属兔。想想应该有些缘分在里面。国祥走的时候,孩子还在读中学,他就那样走了,那年他才四十二岁。正年富力强。

 刚认识国祥的时候是七五年。四个自然村的五年级孩子到我所在的村子读书。他又黑又矮,放在人堆里极平常。四个村子的孩子在一起读书,混乱是可想而知的。国祥担任班长,带头组织各种活动。他水性很好,去河里游泳,我们扑通一声跳进水里,国祥则助跑、急停、向前翻身一周半扎进水中,就似高台跳水似得动作相当漂亮。大家很快凝聚在一起。那个年代读书就是个幌子,我们在学校种校田、养家兔、间或到生产队支农、学农。体育课是我们最喜欢的,老师也乐的让我们在操场上打闹。我们四处“踅摸”砖块、到钻井队“淘换”沙子、到供销社买水泥,愣是把乒乓球台垒起来。自此,我和国祥成了球友和朋友。

因为划片招生,初中、高中我和国祥不在一个学校读书。高中毕业之后才又经常见面。他已是近一米八的个头了。国祥高中毕业就在家务农,父母给他定了一门亲事,这姑娘我也认识,小学没毕业,长得又矮又瘦,国祥很不喜欢。可也没办法,国祥兄弟五个,他家和我家一样穷的可怜,能找上媳妇已经很不错了。后来国祥和我一样当了民办教师。高低把这门亲事退掉了,惹得那姑娘到国祥家大闹一通。父母又给他定了一门亲事。这就是国祥的爱人了。他爱人也没上过多少学。人不错但脾气很倔。两个人过不到一块。孩子小的时候,经常因为琐事吵架。听人说吵架后,二人就抱着孩子到镇上打离婚。可离开村子,两人就妥协了,真的很好笑。

 其实国祥心里有个女子,那姑娘叫梅,和国祥是打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国祥很喜欢她,在心里爱着她,但他从没有向梅姑娘表白过。也许像我们这个岁数的人,都有类似的经历吧。婚姻喜欢阴差阳错,梅姑娘后来嫁到寿光,因为婚姻也不如意,用一瓶农药了结了自己。那些时日国祥痛不欲生。就似自己做下了天大的错事。国祥对我说起此事的时候,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一个能敞开心扉诉说自己感情的人是受人尊敬的,这一点我远远做不到。自此他开始和爱人过安稳的日子,也许此前国祥心里隐隐的期待着什么吧!

 国祥有两大爱好,最大的爱好是打猎。国祥有杆“毛炝”。闲暇的时候,就收拾利落到野外打猎。其实就是打兔子、打鸟而已。国祥炝法极准,人又精干,常常是满载而归。九四年收缴猎炝的时候,那杆猎炝被镇上收走了,国祥提起此事,常常唏嘘不已。国祥有平地里捉兔子的经历。那是国祥一大早到学区小学给孩子们上早自习。因为起得早,又想抄近路,他提着根棍子在荒野里走着,一只受惊的兔子从他脚边拔地而起,国祥眼疾手快,一棍子摔出去,那兔子便一命呜呼了。

国祥的另一个爱好是捉鱼,不管是下网、抡网还是下水摸鱼,他都是一把好手。国祥曾在辛安水库里捉过一条十几斤的草鱼,别人用网、用罩,国祥是空手将它弄上岸的。那年暑假,国祥到海上打“溜头”。风大没有得手,只捕的少许小虾。国祥给我打电话。让我到他那里吃虾。我们就着小虾、聊着天喝了一瓶白酒。国祥喜欢吃辣椒。干炒辣椒他吃的滋滋有味。有次去吃火锅,他把火锅里的红辣椒捞到自己碗里,大口的嚼着,我都有些眼晕。

 进入新世纪,镇上开始合校并点。国祥要到一所相对偏僻的学校教书。我没有能力把国祥调到镇上的学校。但我撺掇校长通过关系,硬是把国祥调到了我所在的中心小学任教。国祥很感激我,也很羡慕我。国祥说自己此前是土八路,现在终于加入正规军了。国祥教书很认真,连续几年,教学成绩名列前茅,我心里很高兴,他成绩好我脸上也光彩。国祥很自律,学校里女教师多,他从不在办公室抽烟,他知道我抽屉里放着烟,有时候忘记带烟,就到我办公室来,说说话抽一支就走人。

 国祥不喜欢打扰别人。有几次邀请他到我家做客。他总是十分拘谨,我在厨房炒菜,他往往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仿佛给我带来许多麻烦似的。我到他家吃饭,就另当别论了,他总是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让我吃。吃不好他是不高兴的。那年春节,我带爱人到他家做客,从午饭吃到晚饭,回家时都快十点了。我和国祥聊起来总是很投机,我们住邻村。他爱人和我老婆一样也是在家种地。他儿子和我儿子是中学的同学。我晋升职称他很高兴,我买房子他也很高兴,他经常问我用不用钱,因为国祥的经济条件比我要好。那时一套房子还不到十万元,他也想买房,但他爱人不同意,也只好作罢。国祥很无奈的样子。因为她爱人倔起来,他也没办法。

国祥是和爱人怄气之后,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带着新买的渔网,到附近河里打鱼淹死的。当时正降了大雨,河水暴涨,也不知咋回事他就淹死了。国祥水性那么好,都说淹死的都是会水的真的不假啊。我得到消息后,和一些同事到他的村子见国祥最后一面,他躺在灵棚里,穿着一身黑衣服,皮肤蜡黄蜡黄的。我跪倒在他身边,我捧起他的脸,我说:国祥你傻呀!你咋一个人去打鱼呢?我真想扑在他身上大哭一场。我身后传来他的家人啜泣的声音。我知道,我不能那样做。传说活人的眼泪滴在死者身上,死者就不能复生,这在村里是很讲究的。我再次捧起他的脸,看他最后一眼。我心里说:国祥,你咋就这样走了呢。你有老婆孩子,还有七十多岁的双亲那。

国祥的坟离北外环不远,我很想去看看他。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躺了十年了,可我一次都没有去过。一是农村的风俗不允许我去祭奠他。二是见到国祥我能说什么呢?我能告诉他,他的爱人已经改嫁了吗?我能告诉他,他的双亲因为他的离开,悲痛欲绝不久就离开人世吗?我能告诉他,他的儿子因为没人好好调教,卷入刑事案件,被判了十年徒刑吗?国祥,对不起,对不起啊!

 十年来,我在梦里只见过国祥一次,他笑眯眯的向我走来。我一把将他抱住:你没死啊!这些年你都到那儿去了。醒来热泪盈眶,沉浸在幸福里好一阵才缓过神来。我想国祥应该去了天堂,因为像他那样善良、实在的人很少很少,别处是不收留他的。那年那个七月阴雨绵绵,今年的七月则正好相反。国祥,在天堂里给我占个地,等着我。要是有缘。将来我们会找到一块的。

 写下这点文字,权当纪念国祥吧!因为人们已经很少提起他了。祭国祥!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