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听书  

2018-03-27 08:57: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铁生的短片小说《命若琴弦》,说的是一个七十岁的老瞎子带着十七岁的小瞎子走街串巷,不辞辛苦说书卖唱的故事。说书,相信很多人已经很陌生了,七零后也许听说过,但肯定没有见过,真正说书的,我也只见过两次,那还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离现在也快五十年了。

很多人听过刘兰芳的《杨家将》,单田芳的《童林传》,田连元的《小八义》,还有袁阔成的《三国演义》,但那都是长篇评书,要说很多日子的。我记忆中听的书,篇幅都不是太长,也就一两个小时,最多一个晚上三小时顶天了。我上二年级的时候,村里来了一位说书人。那人个头不高,黄脸,长得干瘦,眼窝陷进去,仿佛几天没有睡过觉的样子。穿的很干净,带一把胡琴,一面扁鼓。住在二哥和他的伙伴给邻居看守的屋子里。所以,才有了这些记忆。

晚饭后,大人们从生产队的办公室里抬出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一盏罩子灯,全村老老少少围坐在四周,说不上熙熙攘攘,但绝对的热热闹闹。一阵急促的鼓声响起,如万马奔腾一般。人们静下来,说书人提提嗓子开始说书。这段书叫《林海雪原》,此前还没听说过呢,但他一说到杨子荣、少剑波、座山雕、栾平,我就明白了。原来是《智取威虎山》啊!说书人语言有些夸张,但人物对话惟妙惟肖,说一阵唱一阵的。这在没有多少文化生活的小村里,还是很令人愉悦的。

我第二次听书是在三年级的时候。那天去小伙伴奉天家玩,见他家炕上坐着两位盲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高个子戴着旧军帽,眯缝着眼,络腮胡子刮得铁青,昂头叫道:长春、吉林、奉天。小伙伴奉天赶紧爬上炕去。这个人是奉天的父亲高堂叔的战友,眼睛是在部队开山时炸伤的,高堂叔也是残疾军人,听说也是在部队伤了腰肾才复员的。矮个子头上扣着一定破毡帽,眼睛一直闭着,低着头,土黄色面皮,正调着琴弦。

好容易等到晚上,生产队旧仓库前面摆上两张桌子,桌子上换成了嘎斯灯。如今嘎斯灯已经很少见了,它是用铁做的,圆柱形的身子酷似一座双层的铁塔,很沉,燃料就是嘎斯,放上水就能释放出燃气,从顶端灯头处点着了,蓝莹莹的火苗贼亮贼亮的,风吹不灭。这晚的书是《淮海大战》。高个子击鼓,矮个子拉琴,鼓点急促,琴声飞扬,仿佛一下子把人带入到战火纷飞的氛围里。我记得里面的主要人物叫梁宇晨,他的叔父是國军将领叫梁子明,是我军隐藏在國军里的人,说的是淮海大战时,梁子明战场起义的一段。我在网上试图找到这段书,可是始终找不到!现在想来,也许是高个子编的吧!

他俩你说一段,我唱一段。书说到一半的时候,矮个子还自拉自唱,插了一段《小妮纺线》。内容是宣传计划生育的,他用胡琴模仿小姑娘说话的声音,逗得人们哈哈大笑。那时候计划生育在农村刚刚兴起,我想这也应该是正能量的东西吧!不然,生产队怎么付钱给他们呢?最后的结尾是矮个子抚琴,高个子说唱,到现在我还记得高个子悲壮而苍凉的嗓音:要问是哪里的抢跑声,淮海大战开始了。当时虽不大懂事,但听得我热血沸腾。

第二天说书人就离开了村子。我读《命若琴弦》的时候,眼前时常浮现出他俩的影子来:

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走着两个瞎子,一,一前一后,两顶发了黑的草帽,起伏躜动,匆匆忙忙,像是随着一条不安静的河水在漂流。无所谓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也无所谓谁是谁……  ——史铁生

听奉天说,高个子从他家离开的时候,与高堂叔抱头痛哭,也许两个大男人都体味到人生的不易吧?因为第二年还是第三年的春天,高堂叔就病世了,高堂叔死的时候还不到五十岁。扔下妻子和五个儿子,奉天是家里的老大,和我同岁。

真正听书是在读四年级的那年冬天,本县史口公社刘集大队民兵营在我们村驻扎修建永丰桥。有个在伙房做饭的曹大爷,和父亲差不多年纪,知道父亲当过兵,晚上常到我家玩。曹大爷小时候就是走街串巷的说书人。只因时代变了,他学的那些老书再不让说了。有个姓袁的司务长知道曹大爷会说书,就和一个民兵连长一起,拽着曹大爷到我家,撺掇着让他说书给大家听,曹大爷不肯,但有民兵连长在此,心里有底,也便开始说起来。我想他应该也有说书的瘾头吧!

曹大爷说的是《隋唐演义》。什么《秦琼卖马》《罗成招亲》《薛仁贵征东》等等,我听得特别仔细。通过听书,我知道了秦琼、徐茂公、程咬金、单雄信,还有罗成,他们个个都是仁义有佳的英雄好汉。几乎把我对英雄的定义给颠覆了。听书的时候,偶尔也会走进故事与书里的人物对话,渴望自己能救苦救难、惩恶扬善。曹大爷往往在我们听得如痴如迷之时,情节扣人心弦之处,话锋一转: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让你不得不期待着下回分说。自此,吃过晚饭,也不出去玩了,早早地爬上炕听曹大爷说书。

父亲没上过学,但也会说书。也许是他记忆力好,听得多,就记在脑子里了吧。冬天家里有人来串门的时候,往往撺掇父亲说上一段。这时的父亲就像一个真正的说书人一样说起来。父亲不会唱,他只是把故事情节和人物关系串联在一起。父亲给人说书的时候,我一般是在场的,父亲喜欢说《李永娶亲》《刘荣四访》啥的。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刘荣四访》还是《刘荣私访》。父亲走了整整二十六年了,那一年,他七十三岁。

随着收音机、电视机走进千家万户,说书人就不再有市场了。从广播里听评书,在电视里看节目,那些曾经与我们零距离接触,带给我们愉悦的说书、唱戏、啦呱的民间艺人,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怀念孩提时代的说书人,是他们为我的童年书写了不一样的记忆,而正是这些记忆让我的童年更加丰富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