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跟着黄河走》读后  

2017-07-03 10:3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金永先生的长篇小说《跟着黄河走》读完了。这部95万字的书,我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读完。我读书大多是囫囵吞枣、不求甚解。但这部书我读的还是相当仔细的。因为小说的第二部《永安梦》就是以我当下居住的垦利县永安镇做背景写的。很多事也是我小时候听说过的。我对家乡的风土人情是比较关注的,几年来,我骑着单车几乎跑遍了全县所有的村子。本书中列举的地名、地貌,我甚至比作者还要清楚。

魏金永先生是山东昌邑人,61年毕业于曲阜师范学校,在垦利工作了20多年,他教过书,当过文化馆创作员,还借调去省城做过编辑。他的学生散落在垦利各地,他对垦利是很熟悉的。垦利又是韩复榘鲁西移民的主要集散地之一。小说的第一部《芳草情》就是以鲁西南东平湖为背景创作的。小说的副标题是:从梁山泊来,到垦利洼去。这也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因为上中学就开始与鲁西人打交道,鲁西人粗狂豪放、刚直强悍的性格,我也是很熟悉的。

《跟着黄河走》一书,故事跌宕起伏,人物性格鲜明。小说通过对东平湖畔阮家岭老阮家祖孙三代人的描述。详尽的讲述了地方乡民团结一心与贪官土豪斗争,同舟共济度荒防洪,背井离乡到黄河入海口的垦利洼谋生,还有组织运粮队,抗日救亡的故事。魏先生在创作这部书时,运用了大量的鲁西方言和垦利当地语言,使得这部书更加具有时代特色和地方特色,细微之处可见一斑。让人读来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作者在俗语、方言和生僻字的运用上很有特色。从小说中人物的对话就能体现出来。试举几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黏歪,快马溜的。咱老阮家背运,一齣接着一齣(chu)。他挓挲(zha sha)开五指,手面朝上,做出一个要打人的动作。伺候人的下流胚,你就蹀躞吧!(die xie)捎东西越捎越少,捎话越捎越多。不难看出作者运用文字的功力。

读完此书,我还体味出些许评书的痕迹。有些故事情节时而紧凑时而急促,仿佛让人停不下来;有时又慢条斯理,老牛拉车,让人不得不耐着性子跟着走。人物冲突不断,待柳暗花明之时,却转而言他,让人有坐过山车的感觉。阮宗圣几十年后找到了留日的同学、女友兼夫人的潘响晴;宁小娥投河自尽被吕蕴玉搭救,被吕收为义女,后来,吕蕴玉携义女夜闯茅茨坨,又找到了失散十七年的小女儿。都有评书的味道,看着过瘾。

在小说的第二部《永安梦》中,作者详细描述了抗战时期垦利洼的复杂境况。八路军、保安团、土匪、还有鬼子、伪军各有各的地盘,明处你挣我夺,相互摩擦,暗处尔虞我诈,相互勾结。八路军对付保安团和土匪,犹如瓜砍切菜;对倭寇就只有躲藏和奔逃。还有肃托,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因为老阮家的大孙子阮学仁,就是被自己人捏造罪名给做掉的。我倒是觉得可以写对敌斗争,但把鲁西移民与抗日结合还是有些牵强,不如还原鲁西移民真实的生活。因为就我所知,鲁西移民与当地人争夺土地、争夺水源是相当激烈的,书中虽有体现,但还不是太突出。

韩复榘对鲁西移民工作是很重视的。移民到垦利洼不但有地种,一年内政府还给予一部分粮食,韩复榘还在移民区设立了学校。我在骑车出行中,就在两个村的村碑上发现有韩复榘建立学田的记载。韩复榘来没来垦区我不知道,但书中描述韩复榘坐船到过移民区,还做了演讲。有个事情作者说的很平淡,就是“鲁西崽子”“此地棒子”的来历。我小时候就听说,这话出自韩复榘之口。原话是鲁西灾之、此地帮之,就是说鲁西受灾了,要求当地人给予帮助的意思。也许是韩主席普通话不好,又或许是以讹传讹,此话就变成“鲁西崽子”与“此地棒子”了。

时势造英雄,在本书中也有体现。老英雄阮宗贤牺牲在为國军运粮的船上。老阮家的四个孙子,老大、老二参加了共产党,老三去了黄埔军校,后来成了山东教育厅长何思源(何鲁丽她爹,战时任鲁北保安司令。)的作战参谋,小四参加了抗日剧社。经过八路争取,土匪黄三虎(为了复仇,把仇家八岁的孩子放在屋子里活活烧死,为了弄到粮食把无辜村民活活打死。)接受改编后,因立功受奖,提拔为八路副团长。制造“顺天轮案”的匪首富瑞武,在统战政策的感召下,接受八路改编,后任山东渤海军区海防支队队长,海防总队参谋长。真是乱世英雄出四方,有墙就是草头王啊!

作者在第二部《永安梦》中引用了过多八路军抗日的资料,这无疑冲淡了故事情节的发展。我还发现作者在写这部书时叙述较多,评论较少。但书中有一处地方,利用国军旅长冯剑秋和八路地下组织负责人龚无忌之口,说出的以下这些话,引起了我的疑惑:

儒教确立黄权,黄权确立毒菜,毒菜确立砖治,砖治最可恶的一个特点就是愚闽。高压造成顺民,顺从培养奴性,中国的儒教、道教已经把人培养的很有受虐倾向了,他们对凌辱有着极强的忍耐力。砖治吃人,砖治愚闽,把人民变成羊,汉民族就是羊。儒教误国,陆迅不容儒,梁启超、林语堂、胡诗都不容儒。党的一些领袖就更不容儒。他们都认识到,一个奉儒教为宗教的民族肯定是要堕落的。

七十年前的人,能说出这番话来,对我们也是一个警醒啊!但我还是不明白,为啥说儒教误国呢?又为啥说一个奉儒教为宗教的民族肯定是要堕落的呢?

好读书时不好读书,好读书时不好读书。如今眼睛花了,读书真的是太费力了。真后悔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网络的那些日子读书太少、太少了。作者在《后记》中说:读书人大多带有前辈读书人的呆气——迂腐,一根筋,工于谋事,疏于谋身。如是则渐渐被“边缘化”。也许我读书读的真的有些傻了吧!啰里啰嗦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证明我曾经读过这部书吧!大旨说梦,说温饱梦、团圆梦、胜利梦、永安梦、中国梦!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