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割野菜(二)  

2017-06-02 09:0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春天与夏天是没有明显界限的,啥时候开始偷偷下河洗澡,夏天就算来到了。夏天的田野,野菜比春天要多的多,香棵子、野绿豆、羊角蔓、还有土萝卜酸,到处生机勃勃。当然,曲曲菜、白曲曲还有苦菜子依然是首选。下午放学,回家挎上筐子,从梁头上挂着的箢子(yuan,一种用柳条编制成的盛食物的用品)里拿出半个或一个窝头,再去咸菜瓮里捞出半截或一截咸菜,一边吃一边到村口集合。不一会儿,挎着筐子的孩子们便凑集了。野外不但有野菜,还有快乐在等待着他们。

出了村的孩子,往往如脱缰的野马,唱啊!跳啊!能引起他们兴奋的田野,是他们真正的乐园!野菜遍地都是,割一筐菜用不了多大功夫。不知不觉就会在河边停下来。河水不深,清澈见底。浅处小蝌蚪正在忙着找妈妈,深处鲫鱼、草鱼还有鲢鱼正悠闲的游来游去。第一个跳下河的人把这里的平静给打破了。接着,一个又一个,光着屁股跳下水的野孩子,犹如一个个白海豚。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割野菜(二) - 东方雨 - 东方雨

对了,忘了交代,下水前还是要做一番功课的。脱光衣服下水前先要撒尿,并用那尿冲洗肚脐眼,据说这样做不会肚子痛。齐腰深的水,真是痛快啊!大家开始各显神通,自由泳、仰泳,还有狗刨,我的仰泳技术不错,扎猛子也属一流,一猛子扎下去在水底能游好远呢。游兴已尽,便分成两帮开始打水仗,你来我往把河水搅得浑浊不堪,等双方都打累了才肯罢休。然后,扎猛子抠河泥,到岸上将自己涂抹成泥人,如果不说话几乎分辨不出是谁,大吼一声:我来也。扑通一声扎入水中,水面上立刻冒出一股浑浊的水泡,一个接着一个,有一种冲锋陷阵的感觉,惬意极了。有时忘记了时间,玩过了头,耽误了割菜,回家这一顿尅是免不了的。于是,就割些树枝、胡豆子胡乱将筐子填满充数。

麦收过后,瓜园的瓜就快熟了。偷瓜应该是男孩子小时候都做过的事情吧?围着瓜园割菜,大多是为了偷瓜。我们村的瓜园在村子北面,四周是玉米地,这为偷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瓜园中间是园屋子,一面有门,其它三面是窗,窗口不大,我们叫它土坎。看瓜园的大多是村里的老年人,他们种瓜,也负责看瓜。为了看瓜,他们中午也不睡晌觉。有一次,小伙伴壮汉放学后去偷瓜,恰巧是他爷爷在看瓜。等壮汉抱起一个西瓜要跑时,被爷爷看到了,爷爷高声大骂:他娘的!大睁白眼的来偷瓜啊!这话传到村子里,一时间成了笑谈。有人见到这爷俩,也会来上一句:他娘的!大睁白眼的来偷瓜啊!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割野菜(二) - 东方雨 - 东方雨

我也有过一次割菜偷瓜的经历。那是与二哥还有邻居大兴、小兴去野外割菜,来到邻村瓜园旁时,二哥与大兴撺掇我与小兴去偷瓜,开始我们不答应,后来便同意了。一是他们撺掇、又答应放风,二是我们也馋得要命。便和小兴挎上一个筐,学着电影里的样子匍匐前进,进了瓜地,呀!好多的瓜啊!我们不晓得生熟,见个头大的就摘,不一会筐就满了,我忽然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圆圆的黑色的大面瓜,也顾不得什么了,起身跑过去摘下它抱在怀里,回身与小兴拎起筐子就跑……。那个瓜又甜又香,可好吃呢!

我家地处油田腹地,一出门就能看到油井。A---40计量站就在村前不远处,两间平顶的砖房,四下载着柳树,因为油田初建,柳树还不是很粗。这里很快就成了我们割菜玩耍的地方。在这儿上班的是油田采油八队的女工,两人一组三班倒。她们负责查看四口油井,两小时查看一次。闲着的时候也不是很多。她们可真是好人啊!和蔼可亲,就像大姐姐似的。我那时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爬到树上,摇着树枝,嘴里咿咿呀呀的唱着、叫着,她们也任着我们闹,有时候还逗引我们玩不同的游戏,我们便格外的卖力。女为悦己者容,我想孩子也是需要欣赏,需要认可的吧?我们在这里跳房子、捉迷藏、顶拐、跑马城,这里留下了我少年时期最好的记忆。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割野菜(二) - 东方雨 - 东方雨

从墙上的岗位记录簿上,我知道了她们的名字。那个胖胖的大眼睛的叫王连春,那个一说话就笑的叫冯鹏芝,还有一个很严肃,不喜欢说话的叫郑伟。我很惊奇这个和电影里部队政委谐音的名字,她可真会起名啊!可她人我不是很喜欢。还有一个个子高高的,头发略黄皮肤细白,说话特别和蔼的人,名字我已经忘掉了,听说她是回族人。有次外出割菜没有伴,我自己去了计量站,快下班了,她把大半块馒头,还有一片菜饼子给我吃,我摇头说不饿,其实,我心里早就馋的什么似的,她笑着塞到我手里,没有再说什么。可我心里是多么感激她呀!想象当中,她和我二姐差不多,说话也是那么和蔼,那么亲切,让我一辈子都忘不掉。因为那时候的一块馒头,一片菜饼,是我们过年才能吃上的呀!这些采油女工现在应该有七十多岁了,她们知道一个农村孩子对她们的思念吗?

啰里啰嗦的竟说了这么多,都是因为割菜引起的。孩子的世界是最纯真的。昨天是六一儿童节,看到孩子们那么欢快,吃的、穿的应有尽有,感慨万千啊!用童心书写童趣,用童真追忆童年,一切是那么美好。游泳的孩子,偷瓜的少年,柳树上咿咿呀呀的歌声,一切都像在眼前似的,痛并快乐着。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割野菜(二) - 东方雨 - 东方雨
 香棵子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割野菜(二) - 东方雨 - 东方雨
 土萝卜酸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割野菜(二) - 东方雨 - 东方雨
 羊角蔓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割野菜(二) - 东方雨 - 东方雨
 野绿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