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蒸馒头  

2016-02-03 11:0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蒸馒头 - 东方雨 - 东方雨

 

我家原籍山东广饶(古称乐安)燕儿村。祖上是扎纸草的,什么是扎纸草呢?扎纸草就是制作祭祀用品的一门行当。当时祭祀规格远不似现在这般的奢华,有汽车、电视、冰箱、手机啥的,那时只能扎制一些当时应景的东西,像纸箱、纸柜、纸人、纸马啥的。我祖上手巧,扎制的东西有模有样,生意还说得过去。清同治年间,祖上扎制的一匹纸马,半夜从屋子里跑到大街上去了。纸马活灵活现,走在街上悄无声息、栩栩如生。听父亲说有好几个人是见过的,并非虚夸。于是先人果断丢弃了这门手艺。据说再要干下去的话,家中非出事不可。

祖上手巧,也只是听说而已。不过我家的确有心灵手巧的人。大姑灵巧的手我是亲眼见过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大哥二哥相继结婚,那时候屋子破旧,结婚都是要糊虚棚的,我大姑从老家来,那时她已经七十多岁了。大哥买来红纸,大姑用剪刀三转两转就剪出一个滚轮钱来,棚角上三角形的衬花,屋顶上面龙凤呈祥、福寿喜禄的图案都是大姑剪得。真的好喜气呀!二姐也是个手巧的人,那时候姑娘们绣花、纳鞋垫啥的,都事先找二姐用笔画好图案。然后再照着去绣、去纳。不过二姐手巧我觉得应该是受了母亲的熏陶。因为母亲的针线活是很出色的,母亲剪出的蝴蝶、小蜜蜂、连大姑也自愧不如。

说着说着就扯远了。祖上老宅临街,丢弃扎纸草的手艺,就改做蒸馒头了。平头百姓家里没有钱,粮食还是有一点的。蒸出的馒头都是用小麦来兑换。一斤三两小麦兑换一斤馒头。祖上再用石磨把小麦磨成面粉,一斤麦子大约能出八两面粉。一斤面四两水头。这样算来,还是蛮能盈利的,另外,卖掉麦麸也还有点赚头,总之,祖上愣是靠着蒸馒头,养活了一大家子人。我小时候回老家,叔叔一家还经营着馒头房,叔叔去世之后,堂弟继续做着蒸馒头的生意。再后来生活好了。堂弟生了两个儿子,就买汽车跑运输了,这蒸馒头的祖传生意就彻底丢弃了。

蒸馒头也发生过蹊跷事,这是父亲告诉我的,也是父亲亲眼见过的。说是有一次父亲他们给本村一户人家蒸“食盒”, “食盒”就是乡村人家有红白喜事的时候,亲戚们用箢(yuan)子盛上二十个大馒头做礼品用的。那家人急着用,连着来催了好几遍,但总得等馒头蒸熟了呀!实在等不及了,他们家老太太,拄着拐棍,撂着小脚进了我家院子,说时迟,那时快。父亲他们正待揭锅,老太太一步迈进门槛来。再看那锅馒头,个个上面都有一个老太太的小脚印。一锅馒头全废了。好生奇怪啊!

北方人过年大都是要蒸馒头的。小时候家里穷,平时只吃玉米饼子,因此,父母蒸馒头的时候,我就好奇的在一旁看着,盼望着揭开锅盖的那一刻,当一锅又白又大的馒头蒸出来的时候,心情何等兴奋啊。母亲把馒头放在盖垫上,我眼巴巴的瞅着锅沿,因为锅沿上有时粘着一两块馒头皮,被大铁锅烙成焦黄的颜色。一个整日以玉米饼子充饥的孩子,见到如此美味,心情可想而知。我是母亲的小儿子,母亲最疼我,母亲铲下像锅巴一样的馒头皮放在我手上,用鼻子闻闻,轻轻放在嘴边,又脆又香。

父亲蒸的馒头个头大,母亲蒸的馒头个头小。母亲说过年有亲戚来,个数放少了不好看,个头小点也好充个数。有一年大年初七,叔叔带着堂弟,还有大姑家的表哥到我家来,因为正月初八是母亲的生日。可巧那天夜里下了大雪,把叔叔、堂弟、表哥给留在我家了。那时候穷啊!没有多少年货,馒头也没有准备多少。母亲初九晚上就开始蒸玉米饼子给我们吃。叔叔走后母亲还抱怨过,口粮就那么多,该用多少野菜找补回这些粮食啊!这件事母亲说了好多次,生活好了,母亲再说起此事,仿佛很羞愧,大年下就给人吃玉米饼子,她心里也不好受。

有一年父亲不知咋回事,把一锅馒头蒸的疤疤赖赖的特难看。母亲叹着气愁眉不展的。咋回事呢?那时候蒸馒头是没有发酵粉的。都是先用“引子”搅芡,等芡子到一定程度,再揉上面,等面发好了才可以蒸馒头。那时过年屋里冷,芡子醒的慢,面发的就更慢,再加上下雪柴火潮湿,火催不起来。这样,馒头自然蒸不好。找到原因,父亲停下手来,先慢慢提高屋内的温度。把馒头揉好后,放在炕头的席子上,再盖上被子,等馒头彻底“醒”了,装入锅中,先用大火,后用慢火,再熥(teng)上十分钟,等馒头起锅时,嘿!白白的,胖胖的,煞是好看!

时常看父母蒸馒头,我也就无师自通了。结婚后,我与妻子一般都是自己蒸馒头吃。与父母的习惯相通,我蒸的馒头个大,妻子蒸的馒头个小,这可不为有客来访,多放几个凑数好看啊!习惯使然。也不用一斤面四两水头了,那样做的馒头很炫,像海绵,我和妻子不喜欢,儿子更不喜欢!前些年我在市电大进修,吃着伙房师傅蒸的馒头特有滋味,想去取取经,无奈我忙人家也忙,失去了一次提高自己技艺的机会。

有关馒头的记忆有很多。但总没有窝头在心里的印象深刻。谁都知道吃饱了不饿,但吃不饱的人是很痛苦的。上高中的时候,我一顿吃四个棒子面窝头,老师们端着香喷喷的饭菜,拿两个馒头从身边经过的时候,不是菜的香味先钻入鼻孔,而是眼光先把老师手里的馒头盯出一个洞洞。蘸着眼泪下咽的日子不好过,穷人家的孩子不是用心酸就能表达出心酸的。过年了,我照例要蒸两锅馒头,苦尽甜来,等小孙子长大,我给他讲讲有关馒头的记忆,他该不会笑话我吧?因为,等着他们的是汉堡、披萨和肉夹馍啊!

年来了,那首小时候唱过无数遍的儿歌响彻在耳边: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

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炖羊肉;

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

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闹一宿;

大年初一扭一扭……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