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边走边看  

2016-12-08 16:17: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河赶海可不是传说,而是实实在在的。八十年前,黄河三角洲以其丰富的土地资源,吸纳了天南地北的垦荒人。最初的垦荒人都是散居的,这儿一家、那儿一家,姓张的叫张家屋子,姓李的叫李家窝棚,我们村马家兄弟来得最早,就用老大马守礼的名字做了村名——马守礼屋子,后来合并村庄改叫东兴村。而在我的出行中,仅垦利一个县就有三个东兴村。

去年春天,在一次骑车出行中,我在东二路边发现一块村碑,上面详细的介绍了该村的来历,原来,这个村是一个叫做王天宝的人在此开荒种地形成的村落——王天宝屋子。后来合并村庄改叫孙家村。因为当时不在出行计划之内,没有成行,后来我查询了一下它的位置,居然发现这王天宝屋子还在,和孙家村隶属于一个自然村。于是乎,就有了这次寻找王天宝屋子的经历。

十二月三日是星期六。气温尚可,没有风,也有太阳,只是朦朦胧胧的雾和霾把太阳的光给弱化了。八点多一点,我收拾停当骑车离开家。我穿的不多,上身还有些冷。公路上车很多,三公里后,我拐到乡间的小路上。八十年代初有首歌唱得好:“清早听到公鸡叫,高高兴兴骑着单车跑,奔驰在那晨雾到,我们相约在那小木桥。”那是三十年前,现在乡间的小路上早就没有了青春的、欢快的歌声,到处是这个厂,那个场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硫磺的味道。好在我把自己很好的包裹了起来,不管怎样,路在脚下前途就是光明的。

五公里后,前面路边豁的出现一个大大的广告牌。龙歆湖畔生态园大酒店的牌子十分醒目。举目四望,却没有什么大酒店,只有一片瓦砾堆在路边。我拦下一位骑电动车的中年人,打听酒店的确切位置,他指着瓦砾堆对我说:这就是啊!村里一个有头脑的人,在社区干部的默许下,斥资两百多万建成了这个酒店,刚开业不久就被举报了,巡尸组来到后经过走访、调查,得出结论:属于违规占地,立即拆除。这不,两百万就这样打了水漂了。我为巡尸组的铁面无私、雷厉风行而鼓掌,又为酒店所有人的做法惋惜,建酒店之前为啥不好好论证,把各种手续办齐全呢?占小便宜有时还是吃大亏啊!只是可惜了那两百万那,钱是你自己的,可资源是大家的!

继续往前走,过了金湖银河上的一座大桥,我拐上东三路,往南走了大约三公里,向右拐进入一片林地。这片林地有一千三百亩,种着各种树木,还有药材,这些土地原本是垦利街道东兴村的,(东兴村和我们村同名,也是一个垦荒村,很久以前,一个叫门金章的人在此垦荒种地,我们习惯叫它门金章屋子。)现在,土地都被流转了,村民每年可以分得一部分流转款,大部分人在外打工,我侄子的岳父就住在这里,前几天,我们还在一块喝茶了呢!我只是不知道这流转的土地,将来还能不能还给村民,或者说他们的子子孙孙,是不是就这样永远的吃着流转款生活,他们的生活能不能因为祖上挣来的土地有所保障呢?过去学历史,知道英国有圈地运动,看《康熙王朝》时,鳌拜也曾圈过地,伍次友还写过《论圈地误国》呢!当然,那只不过是一部电视剧而已!不过,这里的空气倒是蛮清新的。

过了东兴村继续往前就是东二路,东二路正在加宽,工人们正在紧张的忙碌着。我往南走了大约三公里,就看到了那块村碑。去孙家村的路也在建设当中,好在自行车是很容易过去的。孙家村没有经过严格的规划,正在创小康文明村,各家的房子刷成一片白色,墙裙整齐划一,街道一尘不染。预检组数十人正在村里转悠,指指点点的说着些什么。我的目的地是王天宝屋子,就没有在此多停留,直接穿村而过。

出了孙家村,路越来越难走,两侧是一片一片的荷塘,风卷残荷惨不忍睹。但谁知道残荷的下面就是味美的莲藕呢?路北荷塘边的土坝上,有个人坐在地上低头忙碌着,我走近他,也没有被发觉。池塘中还有两个挖藕人,他们穿着皮裤,蹲在水中,腰上挂着高压水枪,水枪把塘泥搅得翻出水面,升腾出一股紫泥的清香味。白生生的莲藕被他们一块块的抠出来。再有几天就是大雪节气了,俗话说:“小雪封地,大雪封河,”他们蹲在水里该有多冷啊!我和坐在地上补皮裤的人攀谈,他们一天大约挖一千多斤莲藕,四毛钱一斤,一天可以赚到四五百元。我问:不冷吗?他笑着说:想到赚钱就忘了冷了。最担心的是怕落下病,这皮裤隔水不隔寒啊!

俗话说:樱桃好吃树难栽。谁能想到饭桌上香甜可口的藕片,来自挖藕人如此艰辛的劳作呢?前面有一方水塘,几个钓鱼人正在此享受垂钓的快乐。他们的装备十分齐全,这位穿红衣服的先生,已经钓了两尾鲤鱼了,他的同伴开车迷了路还没有到来。我问他钓来的鱼价格多少,他笑了笑说:八块钱一斤,反正是玩呗!他的笑让我瞬间想到不远处挖藕人的笑。不免想起《三国演义》中,罗贯中借农夫之口吟诵的那首诗:

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

世人黑白分,往来争荣辱:

荣者自安安,辱者定碌碌。

如此说来,这钓鱼人或许是荣者自安安,那挖藕人也一定是辱者定碌碌了。不免想到自己,我是荣者还是辱者呢!

继续向前走是一条南北走向的水泥路,十分平整,往南一公里就是王天宝屋子了。我走进村子,不免有些失望。一个不大的村子,二三十户人家散居着,看不出街道的走向,听不到狗的叫声我顺着水泥路往回走,两侧是一些高大的柳树。前面有一条河,过了河是一个十字路口,有一条东西走向的顺着这条路往西三四公里就是高盖师范的同学老八就居住在那里。我打电话告诉他,我一个人走在路上,让他烧水、沏茶、准备吃的。然后,我放慢速度,悠悠的往前走,太阳在南面,一个人走在路上好惬意啊!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