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小学生活  

2016-12-22 15:50: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九七零年正月上的小学,当时我八虚岁,实际年龄六岁两个月。那时候的学校,还是黑屋子、土台子、里面一群泥孩子呢!教室里都是些一米多长、半米多高、半米多宽的土台子,我们上学要从家里带上板凳或着马扎才能有地方坐。后排有张一米多高、四五米长的条桌,我个头高就站在桌子后面上课。二哥把家里的长板凳扛到教室里。可建光和小宝兄弟俩楞不让我坐,二哥就把板凳扛回家,给我一把杌子坐着,让老师把我的座次调到边上去。

当时,我们村还有初中班,一个初一班、一个初二班。等我上三年级的时候,初中停办,替换下很多桌椅,我们就不用从自家带凳子了。三年级我上了两年半,第二个三年级是因为合并班级,我们七个人全部留级了,剩下的半年学的拼音和临时教材。什么《论读书做官》《孔老二杀少正卯》《孔老二见阳货》等等。七四年夏天,我上了四年级。这年也就是文老师调来的那一年。

不知道为啥,一到四年级我们频繁更换老师。印象深的除了陈老师、孙老师、李老师、田老师外,还有一个肖老师。肖老师是外地人,胖墩墩的,头很圆、秃顶、络腮胡子,镶着金牙。上课喜欢讲些云里雾里的故事。记得他讲过某人要画一只黑老鸹,事先让人捡来一只小脚老太太的旧鞋,在墨缸里泡三天三夜,然后,铺开纸张,用鞋尖在纸上一点画上老鸹嘴,用鞋跟在纸上再一点画上老鸹头,用鞋底在纸上轻轻那么一抿就是老鸹身子了,最后用毛笔画上老鸹的爪子,一幅画就做成了。我们都有些不信,因为这样做画也忒简单了呀。肖老师还会看妇女病,他的绯闻大了去了,一个月黑风高之夜,他去给人看病的时候,他的宿舍被人掳掠一空。

当时我的学习成绩并不好,学校也很少考试。记得有一年考试,外村一个老师拿着一张写满字的纸,让我们到讲桌前读生字,可能是根据识字的多少打分数吧?那个老师很瘦,说话慢条斯理的。有个叫麦英的小女孩认识他,他是中心村的,小名叫五十,据说是他父亲、还是他母亲五十岁时生的他。考数学还要简单,老师把题目抄在黑板上,我们拿出一张纸,写出答案即可。就这样还有同学考零蛋呢,可见那时候我们是咋学的,老师又时咋教的了。

最喜欢上的是体育课,我们快活,老师也乐得清闲。所谓体育课就是自由活动。男孩子分成两组,要么开火(就是在屋子、草垛、街道两侧用土坷垃相互投掷,打到对方就是胜利。)要么找来树枝、秫秸、甚至绳索进行拼杀,最后往往演变成摔跤。我是摔跤的高手,两年前我曾写过《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摔跤》。上海的抟扶摇先生说我们是农村的摔跤,很蠢,不是上海摔跤的对手。其实,摔好摔不好都在其次,童年旧事鲜活在记忆中就是美好的,不论赢输,童年的一切都是快活的。小孩子的事还是以快乐为主吧!据我所知,上海也有两大摔跤高手,只是抟扶摇先生身居上海也未必知道啊!

 男孩子疯玩的时候,女孩子大多是在跳房子、翻面条、还有就是 “拾粑粑”。这拾粑粑的游戏很多年不见了,现在的女孩子也许都没听说过。找五块桃核般大小的小石头,把棱角磨得平和一些,玩的时候,几个女孩子一边唱着专属的口诀,一边在地上把石头丢下去、拾起来,拾起来、丢下去,间或还在石头与石头之间画杠杠,时而把一块石头扔到空中,快速把其它四块石头抓在手里,再去接住下落的石头,用眼疾手快来描述一点都不过分。前些时碰到小时候的玩伴李卫华,她提议村里的发小、闺蜜有时间的话聚一聚。我想到那时候找来石子让她们表演一番,一定很有趣。因为我们都当了爷爷、奶奶,或着老爷、老娘(外公外婆)了。

小学时最喜欢上体育课,但运动会上比赛成绩并不理想。我只参加过一次运动会,另一次因为生病错过了。那是个特殊时期,文艺汇演、歌咏比赛较多,有段时期,《东方红》《国际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必须人人会唱。学大寨,赶昔阳运动时,又有一批学大寨的歌问世,看看歌词就知道很有意思:学大寨,要大干,泰山压顶腰不弯,劈开荆棘斩恶浪,万里山河红旗展……。

那时候老师也带我们去参加忆苦思甜报告。广播里有《程占武的忆苦思甜报告》还有什么《农奴巴桑的家史》,七五年冬天,公社阶级教育展览馆还把我们村马守礼的创业史和大队书记李正水的家史做成画板让人参观呢!我有本小人书《一块银元》,说的就是一个战士的家史,入选过中学教材,我在二哥的语文书上还见到过呢!那时候到处是坏人:书上有坏分子牛逵想毒死生产队的老黄牛;电影上有反革命分子钱光偷偷摸摸训红马;戏曲里有隐藏起来的大地主黄国忠破坏大坝,电影《艳阳天》里的马小辫还想害死肖长春的儿子小石头呢!

坏人虽多,好人也不少。我的小学阶段,知识没学多少,好人倒是知道了不少。战争时期有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和平时期有雷锋、王杰、门合,还有欧阳海、刘英俊、盛习友、李文忠,女英雄有刘胡兰、沈秀琴、毕英兰、向秀丽,党的好干部焦裕禄、小车不倒只管推的杨水才,毛主席的好红卫兵金训华,身居长工屋,放眼全世界的王国福等等。都是大英雄啊!小英雄也有,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玉容,与偷辣椒的坏分子作斗争被害的刘文学,还有一个叫戴碧蓉的,什么事迹记不清了。那时候提倡学英雄,做英雄。虽然学了不少,但英雄没做成,捣蛋的事却做了不少。上墙爬屋掏鸟窝,搓麦穗、偷西瓜、烤玉米、拔长果(花生)倒是干了不少啊!

小学阶段男孩子大都喜欢打架,往往是上午打在一起,下午就称兄道弟了。我虽然做过不少坏事,但没有打架的记忆。相反已经知道喜欢小女孩,也被小女孩喜欢了。开博之初,我在《我的恋爱经历》中写过娟子和金玲的故事。上第二个五年级的时候,我好像真的长大了,从心里喜欢长得好看的女孩子。新凤是曾经教过我的李老师的闺女,长得眉清目秀,性格柔和、极少温怒,我们经常採着她的小辫子玩。新凤只读到初中,她想接父亲的班,可没等父亲退休,她就结婚了。他老公在供销社工作,经常酗酒,还时常动粗,新凤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

我的小学生活还伴随着玩。玩是孩子的天性,但玩要依附于玩具。那时候穷没有玩具,就只好自己解决。打搰(hu)牌又叫打宝,是我们常玩的一种游戏。搰牌是用纸叠成的四方形玩具,有正反两面。玩的时候,用自己手里的搰牌,猛击打对方摆在地上的搰牌,搰牌只要发生翻转就赢了,搰牌不发生翻转,击打权就归对方,一人击打一下,谁输了谁再垫上。可以两个人玩,也可以三个人玩。搰牌有大小之分,又有材质之分,有普通纸、牛皮纸的,还有油毡纸做成的。课间里教室内外到处是啪啪的声响。除了搰牌,我们还玩过弹杏核、打栮、玩弹弓、造火柴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现在的孩子是没有那种体验喽。时代不同了呀!

我的小学生活是快乐的,童真、童趣、童乐组成了我的童年。我的小学生活是轻松的,没有家庭作业,没有考试,没有辅导班,更没有罚抄多少多少遍。我的小学生活是阳光的,放学之后去劳动,割草积肥拾麦穗,越干越喜欢那。我的小学生活是幸福的,因为我们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老一辈爬雪山、过草地打下江山不容易,我们是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呢。我的小学生活又是艰苦的,能吃饱就算不错了,穿的、住的就更差,那时候我们的理想不是实现共产主义,而是吃得好,穿得好,骑洋车,戴手表。

我的小学生活又是可怜的。我们在应该读《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的年纪,读到的是《一件破棉袄》《三战狼窝掌》和《小靳庄巨变》。我们本该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小树苗快长大》的时候,我们唱的是: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我们本该写最美的童话、最好的生活时,我们写的是《革命大批判》。我们批读书做官、批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我们批克己xx复礼、批右倾xx翻案、批政治xx流氓、狗头军师、精生白骨。是谁在我们心里种下了那么多的仇恨?我们真的是很值得可怜的一代哟!

一晃四十年过去了,我的小学生活历历在目,我的小学老师栩栩如生。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到那个时候了,画在手腕上的表没有动,却带走了最美的时光。春天的花,夏天的夜、秋天的,冬天的太阳它们能够作证吗?没有多愁善感,没有发黄的照片,更没有回味悠长的故事。远去的时光,旧日的梦。流水带走了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曾经的童年、少年、永远。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