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路在脚下  

2016-01-05 09:3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去永镇水库许多次了,但从没有围它走上一圈。那里好像总有一种东西吸引着我。我想是因为它的幽静。

路在脚下 - 东方雨 - 东方雨

一月三号上午,开车到永镇水库脚下,收拾停当,开始徒步绕行永镇水库。永镇水库是平原人工水库,离我住的地方不足十公里,这里本是退海之地,上世纪三十年代韩复渠迁民时按数字设置的自然村八村就坐落在这里。三十多年前我们去孤岛种洼地常从这里经过。后来因为土地盐碱,居民慢慢搬离了这里。只留下这儿一簇,那儿一堆的房台。现在八村彻底的被埋在水下了。岁月久远,沧海桑田的变化,岂是我辈所能预料到的。

我从水库西大堤往北走,往东望去,库区里是白茫茫的一片。库边冰层叠加,只有远处还有部分未冻结的水面。涛声远去,四周静静的。水鸟偶尔从冰面上飞起来,盘旋一阵,落在原处。左侧库边上矗立着一排塔松,雾气中仿佛是待检阅的士兵似的。轻雾笼罩,走在堤坝上,背包与衣服摩擦发出唰、唰的声响,脚下是松软的碳渣,脚踩上去,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这让我想起张贤亮《男人的一伴是女人》里的章永鳞,他也曾这样走在自己的思绪里。当他的眼泪滴在沙地上的时候,我曾被深深地打动过。

   “啊!我的旷野,我的硝碱地,我的沙化了的田园,我的广阔的黄土高原,我即将和你告别了!你也和她一样;你曾经对我不贞,曾经把我欺骗过,把我折磨过;你是一片干竭的沼泽,我把多少汗水洒在你上面都留不下痕迹。你是这样的丑陋,恶劣,但又美丽得近乎神奇;我诅咒你,但我又爱你;你这魔鬼般的土地和魔鬼般的女人,你吸干了我的汗水,我的泪水,也吸干了我的爱情,从而,你也就化作了我的精灵。自此以后,我将没有一点爱情能够给予别的土地和别的女人。
  我走着,不觉地掉下了最后的一滴眼泪,浸润进我脚下春天的黄土地。”

这就是人生,真真切切的人生!张贤亮写的是实实在在的,真正的男人和女人。没有经历过磨难的人是不会完全读懂他的。

 

路在脚下 - 东方雨 - 东方雨

两公里后到达库区北侧,这里是水库的进水口。一块石碑记述着永镇水库的历史。原来永镇水库的资金来自日本国贷款项目。这不免让我吃惊。饮水思源接下来是深深地敬畏。对大和民族有了新的认识:勇敢、睿智和友善。于是脑海中鸠山、龟田、松井的形象慢慢模糊。山口百惠、三浦友和、高仓健、栗原小卷,还有倍赏千惠子的形象瞬间清晰起来。想起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日友好(战时日本人叫做中日亲善)期间的故事片《樱》、《清凉寺的钟声》和《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路在脚下 - 东方雨 - 东方雨

继续往东,脚下不再是碳渣,而是由碎石子碾压而成的,很不好走,往北是大片的现代渔业开发区,堤下是稀稀拉拉的槐树林。树皮发黑,好像被火烧过的样子。但四周没有烧过的痕迹。我正在纳闷儿呢?忽然看到有块石头孤独的卧在树林里。一块普通的石头,我想应该是修筑水库时遗落在这里的。忽然想起前几天在电视上看一群民间艺人唱华阴老腔的样子:“女娲娘娘补了天,剩下块石头是华山……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撕心裂肺的唱腔深深地印在心里。石头都是有灵性的,这块石头没有《红楼梦》里的石头那样浪漫,可它一定有过自己的故事,它在此该是多么寂寞啊!

路在脚下 - 东方雨 - 东方雨

继续往东,石子路越发难走,雾气也越来越重了。堤坝内不时有灰鹤飞起来,隐约听到狗叫声,远处仿佛有人家了。近了才看清,是个牌楼,严格说来应该是面影背墙。四周没有人家,这个建筑有什么严格的意义吗?不得而知,我仔细的在墙上寻找,啥字也没有,我有些失望了。它孤零零的立在这里,显得与四周的环境格格不入。地上扔着好几件破旧的衣服,喜鹊窝搭在树上,喜鹊则不知飞到那里去了。我迅速的离开,我怕有什么东西不干净。

一直往东,北岸大堤显得有些漫长。但很希望就这样走下去,雾气中隐约看到东岸了。我兴奋起来,不免加快了脚步。东岸拐角的地方仿佛有人驻扎过的样子,烟头、废旧的牙膏盒、还有生火做饭的痕迹。往南拐就是东大堤,路基平整了不少,脚下也没有碾压的石子了。野艾蒿在风中摇曳,几只喜鹊不紧不慢的在我前面起起落落,就像是陪我徒步似的。没过多远就望见南大堤了。我有些累了,坐下来休息,水面依然冻结着,远处深蓝色的地方,未结冰的水面还在唱着黄水谣。

走上南大堤的时候,我心中忽然滋生出一种自豪感: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呀!顺着南大堤往西走,太阳露出它温柔的一面,气温高了一些,雾气也消散了不少,我看看表十二点半,我已经走了两个小时了。能看到左前方公路上奔驰的汽车了,那条路我很熟悉。奇怪的是汽车一路往西飞奔,这个地方没有东西方向的公路啊?这是咋了?难道是我失去了方向感。有时候到陌生的地方我确实有“掉向”的现象。不对,我暗自思忖,一定是南大坝的方向有问题。它不是往西,应该是往西南方向,这样推断,永镇水库不是四边形,应该是五边形或者六边形的才对。

路在脚下 - 东方雨 - 东方雨

脚有些疼,也有些渴了。坐下来啃个苹果吧。北风轻轻吹着,波浪冲刷着冰片,冰片层层叠加,发出悦耳的声响。往前走,目的地就在前面。那是啥?围墙上落着一只鸽子,我往前走,它不动,再往前走,他还是不动,离的很近了,只有两三米了,好像伸手就能抓到它的样子。它这才展开翅膀飞走,鸽子是和平的使者,在这远离人烟的地方,和平相处也是动物的生存法则吧!

前面大堤又拐弯了。这次大堤是往西去的。我刚才走的那段大堤应该是西南东北方向的。永镇水库果然是五边形的。雾气几乎消散了。水面上停着一群野鸭,它们看到有人走动,机警的的飞到更靠水库中央的地方去了。大堤南面是一片收割完的稻田,过去寸草不生的地方有了水的滋润变成良田了。远远地望见西大堤上的塔松了。自来水处理车间的屋顶清晰可见。路还在脚下。

绕行一周,十二公里,我走了三个小时。开车回家,我只用了十分钟。

 

路在脚下 - 东方雨 - 东方雨
冰层叠加
路在脚下 - 东方雨 - 东方雨
库区风貌
路在脚下 - 东方雨 - 东方雨
稀疏的槐树林
路在脚下 - 东方雨 - 东方雨
喜鹊的家 
路在脚下 - 东方雨 - 东方雨
报  春
路在脚下 - 东方雨 - 东方雨
音  符
路在脚下 - 东方雨 - 东方雨
库区取水口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