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闲说讨饭  

2015-02-03 08:2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七岁那年入学,刚入学的时候是没有课本的。老师在讲台上教一句,我们就跟着读一句。就像老谋子的电影《我的父亲母亲》里的环节一样。每篇文字老师都要求背诵。至今有些文字,我还能背得出来:“爷爷七岁去讨饭,爸爸七岁去逃荒,今年我也七岁了,高高兴兴把学上……。”

 

这篇文字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相比于父辈,我们是多么幸福啊!我们这里称讨饭叫“要饭”。父母在世的时候,经常说起她们小时候要饭的经历。父亲没上过学,因为家里土地很少,从小就给富裕人家打短工。农闲时外出谋生,大部分时间是讨饭。父亲曾在八路军山东纵队杨国富手下当过三年传令兵。父亲曾不无自豪地说:山东一百单八县,我就转悠了八十五个。其实,很多地方是他老人家讨饭时去过的。父亲讨饭时还曾去过青岛呢。母亲小时候常跟着姥姥外出要饭,曾去过蒲台(今博兴县)、临朐等地。母亲说她们白天要饭,晚上就住在庙里。庙里的神像青面獠牙。母亲心里有说不出的害怕。怕又有什么办法呢!

 

闲说讨饭 - 东方雨 - 东方雨
 

我小时候没要过饭,可还是见过不少要饭的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很多人吃不饱啊!一般要饭的都穿着很破烂的衣服,胳膊上挎个篮子,不知为啥,狗见了要饭的叫的格外凶。因此他们手上大都拖一根长长的棍子。讨饭得瞅饭时,要等家家户户揭锅吃饭的时候才能要饭呢!我家本来就穷,每当有要饭的来,母亲就从盖帘上的玉米饼子上掰下一小块,冲我使个眼神,让我递出去。小孩子递出去,免去了许多尴尬。毕竟只是一小口,况且时间长了,很多要饭的人也是熟悉的。

 

印象里有三个人经常来村里要饭。一位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一米八几的个头,身板笔直,也许是智力有点问题吧?有时母亲笑着叫他的小名说:洼,说说老三篇。他便憨憨的笑:嘿嘿,老三篇来,嘿!老三篇来,嘿!一副憨厚的样子。另一个要饭的记得好像是后坨子村的,十八九岁,会唱歌,头上戴顶棉帽子。小名好像是叫娃子,每逢他来要饭,后面往往跟着许多的小孩子,走到一家门口,主人有时候就逗他:娃子,唱歌给大伙听听。他便扯起嗓子唱上一段:朝霞映在阳澄湖上……。等主人递给他一块干粮,他再奔向下一家。

 

邻村有个老太太,年龄比母亲大不少,我们都喊她“老没牙”。老伴死了,无儿无女,一个人住在一间不大的屋子里。每逢她来要饭,母亲都是把她让到屋子里,舀一碗玉米粥给她。她喝着粥,吃着自己要来的干粮,很感激的样子:这可很好咧!全凭大伙养着我这个孤老婆子啊!她老伴姓牛,排行老六,和我岳父是亲兄弟,岳父排行老八(岳母是带着妻子改嫁来的)。我订婚的时候,“老没牙”已经死了好多年了。她就死在那间小屋子里,好几天后才被人发现。论说妻子还得管她叫伯母呢!

 

有一年冬天,二哥和他的几个小伙伴心血来潮,非要去外面要饭去。母亲不同意,可二哥执意要去,母亲也拿他没办法。他们四个人分成两组,到离家十几里外的一村、荆条岭一带要饭(离家近了怕人家认识他们啊!)路远他们错过了早饭时节,只好到野地里玩,中午的时候他们挨家挨户开始要饭。二哥说要来的饭啥都有,有玉米饼子、高粱窝头、还有熟地瓜、胡萝卜等等,很少有白面馒头。那年月谁家会有白面馒头呢?即使有也不会拿出来打发要饭的呀?记得二哥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因为很累,路上就把胡萝卜扔掉了。那年月胡萝卜可不是啥好东西!

 

在我老家广饶乐安,要饭一度成为一种时尚。谁家有喜事,就得准备几十个小馒头打发要饭的。过年的时候,有些人家初一早晨就到外面要饭,那可是要水饺吃啊!一般每户给两个饺子。二姐结婚第一年,早起去给婆婆拜年,婆婆不在家,问姐夫才知道,婆婆是出去“要饭”去了。嘿嘿!有意思吧!我有个不错的网友叫海蓝蓝,和我同岁,是本县另一个乡镇的。只是此前不认识。他曾写过一篇《讨饭》的文字。说的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很令人感慨。

 

“我是63年出生的,正赶上贫穷的日子。在我的记忆里,往往是吃不饱的。每到中午和晚上,我就跟弟弟到附近的工厂要饭。工人们到了开饭时间,就端着碗排队买饭,我和弟弟就站在墙角,看着工人端着饭过来就跟上去,然后把碗伸出去说:叔叔,给点吃得吧!我跟弟弟脸皮薄,就这一句话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来的。态度好的就说等等。态度不好的就把我们赶到一边。那时候,即使闻一下饭菜的香味也是一种享受啊!人家在那里吃,我们就在旁边盯着,等到人家快吃完了,我就跟弟弟跑上前,把饭碗伸过去。给点剩汤就自己喝了,给点馒头就留着。有时候人家让我们唱歌,唱完了才给我们一点剩汤剩饭。”

 

这么真实的文字,深深地打动了我,因为这个场景我也是见过的。海蓝蓝不能忍受贫穷的生活,高中毕业就报名参军了。他在部队报考了军校,提了干。后来从部队正团级转业到地方工作。现在,他在北京某事业单位任职。提起讨饭,提起过去的苦日子,他也是无比感慨。也许吃过苦的人,都知道感恩,知道苦尽甘来的滋味啊!

 

闲说讨饭 - 东方雨 - 东方雨
 

高考落榜后,我在家干了一年农活,单调的农村生活,令我苦恼、委屈和彷徨。三十三年前的那个夏天,十八岁的我去外面走了走,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啥样子的。我先到了淄博的南辛店。再坐火车沿胶济铁路往东去了青岛,又从青岛经平度、龙口到黄县。从黄县经潍坊返回青州。在青州钱包被小偷摸走了。幸好另一个裤兜里还有几块车票钱。我只好步行赶往南辛店坐车回家。五十多里地,我饿极了,路过一个小村子时,我鼓足勇气走进一个人家。一位大嫂给了我一张煎饼,又去另一家,那位大叔给我一个白面馒头。那张煎饼是那么亲切,那个馒头又是那么香甜,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这也算是我的讨饭经历吧!

生活好了不能忘本啊。现在城区大路上也常见有要饭的,但他们只要钱不要饭,仿佛引不起我的怜悯似的。不像洼、娃子、“老没牙”、海蓝蓝那样,因饥饿而拉下脸来讨得一口饭吃那样打动我。贫穷的生活是难忘的,我的童年一直被贫穷缠绕着,我的文字也一直被贫穷缠绕。我的童年应该是快乐的,可贫穷的生活的确让我不堪回首。如果生活富足的话,该是多么幸福啊!回首往事,感慨人生,写写讨饭的事,痛并快乐着。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