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念娘亲  

2014-09-08 13:3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生于上世纪的一九二零年正月初八,要是母亲在世的话,今年应该是九十五(虚岁)岁了。母亲一九九八年八月十五去世。冬去春来,已是十六年了。每每想起母亲,心里酸酸的,今生欠母亲太多太多了。

母亲十七岁那年出嫁,二十六七岁守寡,母亲是烈士遗孤。她的丈夫和父亲几乎是一时参军的,听父亲说他好像牺牲在四平保卫战中。父亲复员后丧偶,经人说和与母亲组成家庭。大姐四十天那天,父亲和母亲从乐安老家投奔姨妈家,后来又生下二姐和我们哥仨。

母亲生我的时候四十四岁。记忆里母亲夏天总穿着自己织的蓝色土布大襟褂子;冬天穿大棉袄、老棉裤,扎着裹腿,脑后挽个纂。自打我记事起,母亲就是一个老太太的样子。

母亲从没打过我、骂过我,印象里二哥总是不听话的,母亲就骂他“狗杂碎”。很多人说“天下的爷娘向小儿”。可母亲总说这话不对,她的观点是“天下的爷娘向好儿”。于是,我们兄弟仨都是母亲的好儿子。

母亲身材高大,很能吃苦,在我们兄弟仨都长个头的年份,母亲为了我们填饱肚子,起早贪黑,夏天,母亲天不亮就推车去捡马粪(一筐马粪顶一个工分),秋天,摸黑下地翻刨地瓜、捡拾萝卜。冬天纺线,春天织布,母亲从不嫌累也从不抱怨。

大姐、二姐出嫁的时候,母亲想向对方讨点彩礼,可父亲不同意,他说闺女出嫁能陪送多少是多少,讨要彩礼侮辱我们家的门风。在我们家父亲说了算,母亲没有一点办法。多年后,母亲说起此事,还抱怨父亲呢!

那年,二哥盗用了几根油管,被公安处刑事拘留。很多人说二哥要被判刑,我们家就完了,我的对象保不住也要退婚。不知母亲那来的那份坚毅。她要照顾父亲,还要稳住二嫂。母亲有天叫着我的乳名说:孩子,别怕,要是退婚的话咱再找。那个时期,母亲把心放的那么宽,我真的有些吃惊。

我结婚的时候很寒酸,既没有大操大办,更没有摆什么宴席,全家人在一起包了顿饺子,我就算是结婚了。我分家单过的时候,分的三间房子比我年龄都大,爱人哭哭啼啼的不高兴。我家就那么穷,三兄弟能成家立业已经很不错了,母亲总觉得愧疚!

母亲在病榻上与疾病抗争的时候,啥都不想吃。我到县上开会,给母亲买了几个包子,母亲高兴地吃了两个说:好吃。我就隔天骑车到县城给母亲买包子吃。娘啊!您一生咋就这么苦?年轻时吃不上,年老时吃不下。几个包子您就这般满足啊!

病痛的折磨让母亲奄奄一息,疾病无情地吞噬着母亲的生命。母亲有千丝万缕的牵挂,她知道这一离开就是永别,母亲不舍得我们啊!娘!来世我还给您做儿子!

母亲,今天是中秋节,也是您的忌日。老儿子很想和您说说话,我知道明月当空的时候,我说的话您一定能听得到。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