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2014-09-30 16:5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贤亮走了。带着他的《绿化树》,带着他的《河的子孙》,带着他的《灵与肉》走了。第一次听说张贤亮这个名字,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从同事那看到一本书《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当时的我们还拿这句话当格言用呢!读《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有一种很新鲜、很刺激的感觉。它不但有回忆、有反思、有人性,还有对真理的追求,对生活的希冀,当然还有性,赤裸裸的、令人回味无穷的性。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啊!作者在《男人的一半是女人》里有很多精彩的描述,我挺喜欢的,我把它摘录下来: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 东方雨 - 东方雨
 

 我多少次想把这一段经历记录下来,但不是为这段经历感到愧悔,便是为觉察到自己要隐瞒这段经历中的某些事情而感到羞耻……。

女人,她的帷幕是在我面前一层一层地揭开的。现在揭到了最后一层。倘若把这最后的帷幕揭开,女人也就不神秘了。而没有神秘色彩的事物是平淡乏味的事物……。

我不想去追求虚无缥缈的永恒。 因为永恒,已经存在于我的生命中了。啊我的旷野 我的盐碱地,我的沙化的田园。我走着,不觉得掉下了最后一滴眼泪,滋润进我脚下春天的黄土地……。

世界上最可爱的是女人!但还有比女人更可爱的!女人永远得不到她所创造的男人!

有一个小虫子在墙角沙沙地爬,春天来了,再有一个月就是清明,我是不是回到她身边来领受祭奠呢!好大好圆的月亮啊!

过了不久我又从《人民文学》上读到了他的中篇小说《绿化树》。小说写一位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的知识分子章永麟,劳改释放后,分配到与劳改农场仅一渠之隔的农场就业。当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当时人们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千方百计地设法活下去。正当章永璘饥不可耐时,乡民马缨花把他从饥饿的困境中解救出来。两人交往中,张永璘赢得了马缨花的爱情。章永璘清醒地意识到他与马缨花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但章永璘还是天天到她家去,几乎把那儿当成自己的家。马缨花对章永璘发誓:就是钢刀把我头砍断,我血身子还陪着你呢!时局动荡,章永璘又一次失去了人身自由,同时也永远地失去了马缨花。多少年后,一个偶然机会,他去农场子弟小学砌炉子。从《辞海》上看到马缨花这一条:植物名,喜光、耐干旱、瘠薄。花称“合欢花”,又名绿化树。还是看看马缨花哼唱的民间小调吧,多么朴实、感人啊!

金山银山八宝山,

檀香木刻下的地板,

若要咱俩的姻缘散,

十二道黄河的水干。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 东方雨 - 东方雨

 

张贤亮的作品很多,后来,我又先后读了他的《灵与肉》、《邢老汉和狗的故事》、《肖尔布拉克》、《土牢情话》等;印象最深的是他的中篇小说《河的子孙》。《河的子孙》通过主人公赶车回家途中的回忆,成功塑造了魏天贵、贺立德等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特别是对魏天贵,作者饱含激情从不同的角度和不同层面刻画了一个饱经风霜、纯朴善良的农村基层干部的形象。生离死别,悲欢沉浮,中国亿万农民命运的缩影在他身上集中地体现出来。除了正面描写魏天贵的秉公正直、心地善良外,作者也从另一个侧面写他的“半个”的形象。从爱情生活这个侧面表现他复杂的感情、憧憬和追求,使我们透视到这个人物的心灵深处。《河的子孙》一改自传体的写作手法,用大量的笔墨描写魏天贵和韩玉梅之间的爱情,从文革开始到联产承包,跨度之大,读来感慨倍增。

读师范的时候,我在学校图书馆读到了张贤亮的《我的菩提树》。这是一部了不起的作品。书中对人格、尊严、精神世界的描写退居第二位。活着就是生存,而生存的唯一办法就是吃饱,在那个特殊的时期,死亡已经退让给饥饿了。张贤亮写道:每当我看到女人的时,激起我的不是性欲,而是食欲。情与性在饥饿面前退让了,生存被维持在最低的界限上。整部书的内容都在反映那个时代的同时,也在揭示一个真理:在最低的条件下,人的全部目的就是为了生存。在那个人性扭曲的时代,一切的法则都要颠倒,一切的道德、礼仪都要被一审再审,一切优秀的、糟粕的都要由当权者说了算。张贤亮写过许多关于文革劳改的小说,我觉得这部书写的最有思想。有一段话,我读了感到很吃惊。同时也深深理解了当时人们的那种心境。

一个承受过八年抗日战争、三年国内战争,证明心理和意志都是健康的民族,竟然会在文化da革命中,空前的疯狂地拜倒在一个并非空前的伟大的人物脚下,同时又在这个人的旗帜下进行空前的自我厮杀,这种空前的民族心理大变态和这个民族普遍的人格、生活目标、心理防卫系统在前几年所受的伤害中已经崩溃了不无关系。中国人至今也没有走出一个早已逝去的政治领袖的阴影。可怕。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千万不能再走那条路。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 东方雨 - 东方雨

 

张贤亮的文学创作主要从改革开放后的伤痕文学开始,到上世纪末他创作了大量的伤痕文学作品、描写了众多有血有肉的人物。黄香久、马缨花、海喜喜、许灵均、还有魏天贵等等等等。进入新世纪我还读了他的《浪漫的黑炮》、《习惯死亡》等。都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刘邦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应该是描写英雄的。现在,张贤亮走了。他的那首《大风歌》还有多少人能记得呢?“我并不想去追求虚无缥缈的永恒。永恒,已经存在于我的生命中了。”这也许是张贤亮人生的最好写照吧?

撰写此文,权当送先生一程,并祝他一路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