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除草·锄草  

2013-09-12 08:29: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日无事,骑单车到黄河入海口散心。权当旅游吧。走在宽敞、笔直的柏油路上,戴个墨镜,吹着口哨,尽管引起一些下地的父老乡亲好奇的观望,我心里还是乐滋滋的。远处是成片开发的鱼塘、虾池、大闸蟹养殖基地。近处绿化带里蜡条树、杨树、柳树像守卫马路的卫士矗立两旁,杨树已经开始落叶,像是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金黄的地毯。真的好美啊!这样走着想着我的心事,念着我的朋友。呵呵。要是冷不丁在出行的路上相遇那该多好啊!

 

除草·锄草 - 东方雨 - 东方雨
叶落归根 

前面树叶忽然稀疏起来,小草也泛白了,渐渐的路边出现了一条数百米长、一米多宽的枯黄的草带,草全部枯死掉了。我知道这是用了一种叫做“百草枯”的生化除草剂的缘故。我自己推测,或许是养路工人为剪草、锄草麻烦,不得已而为之吧?现在很多人都在使用这种除草剂,喷洒在草地上,不管多么有生命力的草一定必死无疑。万物都是有生命的。我虽没有黛玉葬花那般感慨,但心里仍不是滋味,出行的快乐被枯死的小草搅得踪迹皆无。上小学时锄草的经历浮现在眼前。

 

我上小学时还是生产队时期,每到春天,村口必定有外地的铁匠师傅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人们把铁锨、锄头拿来让铁匠师傅收拾一番,我们称之为“伸锄”。伸过的锄韧又薄又快,锄草的时候既省力又便捷。那时候地里仿佛有锄不完的草,整个夏天人们几乎是和草打交道的。男女劳力一大群,手握锄头摆开阵势,蔚为壮观。暑假里我们会随着大人锄草。庄稼地被人锄了一遍又一遍,小草的生命力竟是如此顽强。真可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

 

除草·锄草 - 东方雨 - 东方雨
孤岛种地屋子残迹 

当壮劳力到几十公里外的洼地——我们称为孤岛,锄草的时候,家里的庄稼地就指望妇女、儿童了。张叔、老四、我和华子组成一个锄草小组,用马拉着耘锄耕耘庄稼地里的草,张叔、老四扶着耘锄,我和华子负责牵马,马走得很快,我几乎是跟着小跑。耘高粱地的时候,高粱已长得和我一边高,大黑马低着头使着蛮力。天热的发狂,高粱地几乎密不透风,走到地头多么希望停下来休息啊!张叔大声吆喝:调头、调头。我和大黑马几乎是极不情愿的返身进入高粱地。耘后的小草虽没有被全部除掉,但几乎大伤了元气,等壮劳力回来,就可以收拾它们了。

 

薅地瓜地里的草时,必须蹲着先把地瓜蔓翻到另一侧,再用小锄头把地瓜根部的草锄掉,我们小孩子蹲在地上翻蔓,那些年轻妇女在身后用锄头锄草。蹲在地上的感觉很不好受,总有一种被束缚的感觉。那些年轻妇女一边除草,一边张家长李家短的聊着,有时不定从谁嘴里蹦出几句让我们也感到脸红的话。无非是谁想自家男人了,谁晚上睡觉不关门了等等,往往话音未落就招来对方一捧沙土。好容易等到“歇拍”,妇女们回家奶孩子的时候,我们便如脱缰的野马扑向小河,一猛子扎进去,把全身的疲劳、束缚和泥土全丢到河里。

 

除草·锄草 - 东方雨 - 东方雨
跳动的音符 

我干过很多锄草的活,在农村要让庄稼长得好就得要锄草,当初把这些草锄掉没什么感觉。如今见到路边被除草剂除掉的草,心里突然觉得很不是滋味,它们被集体药杀是不是很痛苦呢。时代在发展,锄草与除草大不一样啊!植物也是有生命的,对此它们一定会有感觉。虽然不能像人一样表达自己的思想,进行必要的反抗,但它们对人类无止境的杀戮肯定会报复的。还是善待它们吧!因为它们的存在才使得青山不老、大地常绿、大河长清。我骑行在乡间的小路上,远处传来一阵似曾相识的歌声。该不是我的幻觉吧!

 

我是公社小社员来

手拿小镰刀呀
身背小竹篮来
放学以后去劳动
割草积肥拾麦穗
越干越喜欢……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