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大槐树随想  

2013-12-03 11:04: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我家的院子里有棵大槐树,树干高高的有些弯曲,就像父亲的腰杆似的。树冠很大很大,夏天早饭、中饭我们一家都是在树下围着桌子吃。记得最清楚的是母亲收工后坐在树下,我把头埋在母亲怀里吃奶的情景,那时我都六岁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啊。据父亲讲这棵树是他和母亲在这里住地窝子时栽种的,已经有些年纪了。可因为土地盐碱化的厉害。在我读三年级那年,大槐树死掉了。父亲和大哥把它刨出来,横放在屋子北面靠墙一侧,准备给大哥盖房子用,但最终也没派上用场。分田单干那年,二哥迷上了木匠,硬是用锯子把大槐树一分两半,做了付车梯。他精打细算把车造好,送给二姐家用了。

 

大槐树随想 - 东方雨 - 东方雨
孤岛种地屋子的槐树

另一棵给我印象最深的大槐树,是孤岛种地屋子前面的那棵,这棵树是父亲六十年代初期,在孤岛看种地屋子时栽下的。这棵大槐树树冠更大,树干更粗,只是不如我家的大槐树高。我十一二岁那年,跟着壮劳力到孤岛参加麦收,全生产队四五十口子人在树下吃饭,都盛得开。分田单干后,我们又在孤岛种了几年地,再后来就把土地承包给当地人了。今年夏天,我骑车到种地屋子那看了看,大槐树早就没有了,但屋子四周到处是槐树,全是那棵大槐树的根繁衍的,说起来都是它的儿孙辈了。时光荏苒,不堪回首啊!

 

前几年我到潍坊出差,在潍坊和平大道与东风大街交叉路口以西一百米处看到一棵大树这是一棵国槐,树干直径就有一米上下,五六米高,加上树枝大约十几米高的样子,树冠直径大约三百多平米。矗立在马路中间北面一侧,树干上扎着根红色的绸缎,也曾见有对母子在此祭奠什么。国槐枝叶茂盛显示出强烈的生命力。路政部门尊重它的生命,没有将它铲除,而是仍将它放置在路中央,为了保护它在四周还设立了围栏,只这一点就令我们佩服。让我们祝国槐健康长寿只是最近发生在我身上添堵的事,也发生在潍坊,因此对国槐、对潍坊的印象也大大打了折扣。

 

大槐树随想 - 东方雨 - 东方雨
网络图片 洪洞县大槐树 

“问咱老家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说到大槐树,就不得不提山西洪洞县的那棵大槐树了。因为那是我们的根、我们的魂啊!军旅作家李存葆先生在他的中篇小说《祖槐》中讲的很详细了。我小时候也听到过许多关于大槐树的传说。据传朱元璋迁民的时候,发出告示,愿迁的呆在家中,不愿迁的都到大槐树下集合。一时间,大槐树下挤满了不愿迁徙的老百姓。官府把脸一变,硬是把大槐树下不愿迁徙的人赶到山东、河北、河南等地。也为我们留下了“解手”的来历和“打锅”的传说。都说洪洞县里无好人,我们祖上可是良民啊!或许是《玉堂春》中苏三的那段唱腔惹的祸吧: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还有一棵大槐树不得不说,那就是北京景山上的那棵树。前几年我到北京,专门到景山上找到那棵大槐树,它其貌不扬,位置也不是最佳,崇祯皇帝咋选择了这棵树了结自己呢,或许是李自成攻得急,崇祯皇帝连选择死亡的地点都没有吧。朱元璋迁民选择了洪洞县的大槐树,咋就没给他的子孙选择好死的地方呢?

报应。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