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老屋的怀念  

2012-03-20 21:41: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的两间老屋坐北朝南,二十几年前就已经拆掉了,但我对老屋的怀念之情却与日俱增。老屋曾是大姐、二姐的闺房,二哥结婚后也曾住过。成家后父亲把它分给了我。说它老其实并不老。它只比我大一岁。用三层青砖做地基,土胚垒墙。父亲在世时曾对我讲过:盖老屋时周围土地还很好,几乎没有盐碱地。因此就地取材,土胚是用黄土掺上麦草压制而成,十分结实。拆老屋时,把土墙推倒还有许多土胚没变样,一直保持它当初的样子。

 

老屋很矮,我十二三岁时伸手就能摸到屋檐了,老屋的墙很厚,用一根又弯又粗的榆木做梁,十根细一些的木头作檩,屋顶表面是用芦苇编制的苇席,再往上是高粱杆,最上层覆盖着厚厚的泥土。冬天较为暖和,夏天相对凉爽。那时买不起水泥,地面是用土坉起来的。因此,令人生厌的老鼠则胆大妄为,从地下到墙上,从墙上到房顶,几乎到处是它们的乐园,我高中毕业那年,正搞联产承包,老屋改作库房,一时间鼠患成灾。为此,我曾写成一篇寓言叫做《猫与老鼠》。现在,这篇文章已不知放于何处了,因为鼠患早已灭绝了。

 

老屋最让人难忘的是住在里面方便、安适、亲切。推开木门,左边墙角放一盛水的大缸,越过里间门往北,放着两张简易的木制单人沙发,屋子很窄,沙发中间放不开茶几,在沙发上坐着,就能看到东面灶里的火。灶连着土炕,中间隔着“沙拉子”,“沙拉子”分两层,下层放碗筷,上面当饭桌,父亲手巧,在“沙拉子”朝向土炕的一面留了一个小洞,放东西十分方便,轻易不见人的东西放在里面不会被人发现。土炕的南面隔一米多就是前窗,木质方格子的,冬天用白纸糊上挡风,夏天将纸撕掉,没有玻璃,尤其夏天,凉风习习,柔和的月光从窗格子上爬进来,搂着妻子,朦胧中入睡,好不惬意。

 

炕上方的墙上贴着几张年画,有《拾玉镯》、《花为媒》、《柳毅传书》等,虽不比城里人家艳丽,也算得干净。但也有不适的地方,炕高屋子矮,有时从炕上站起来,不小心头就碰在檩条上。还有夏天的连阴雨,外面小下屋里嘀嗒。也会使人心烦。比起砖木结构的房屋又矮、又窄、还不防鼠,也算不上漂亮。妻老是叹气。于是我们咬咬牙,在老屋的后面盖了三间瓦房。房子竣工后,我们将所有家当搬入新屋。墙上的画也揭了下来,老屋里空荡荡的,好似完成了它的使命,它可真是赤条条来,又赤条条去了。

 

秋日的某一天,天很暖和,我一早起来一个人开始拆除老屋,父亲在远处看着,想必他比我更舍不得老屋吧。当日下午,我就将老屋彻底拆掉了。晚上,我走出家门,老屋已在我眼前消失,它的残部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只有地基还顽强的蹲在哪里,现出它原来的形状,看到这些,我掉泪了,我想再也见不到我们家的老屋了。

 

二十多年过去了,生活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搬到楼房里住也近十年了,可老屋的影子却时时刻刻闪现在我的眼前,那见证我成长的老屋,没有留下一张照片,唯有记忆,还能让我不断地缅怀。多么怀念我家的老屋啊!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