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扫房子  

2012-01-17 20:3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学校放了寒假是没有作业的,我们就像一群没人管的野孩子在村里游荡。捉迷藏、跳房子、打樲,有时实在无聊,就到村外野地里把野草点着放坡火;有时则每人一根棍子,将平日村里较凶的狗逼到大街上追打,真是人呼狗叫、鬼哭狼嚎。小年的晚饭也是要吃饺子的,因为没有肉,母亲就把芝麻和盐粒放在锅里炒一炒,然后放在菜板上,用擀饼棍子压碎(我们叫它芝麻盐)做调料,用大白菜包饺子吃可香了。

母亲说二十五是房子的生日,不能动物件。二十四就要把房子打扫干净。否则,只有等到二十六了。那时我们住的是土坯房。用原油烧火做饭,一年下来屋子里黑乎乎的又脏又乱。父亲有病,哥哥姐姐都有事做,这一天我是不能外出疯癫的。母亲一大早就起来做饭,从被窝里把我拽出来。我还算是个听话的孩子,吃过早饭,就帮母亲把屋子里所有的小东西提到院子里,小桌子、小凳子、开水壶、油瓶、盐罐等等等等。母亲则把被子、褥子、苇席、草席、炕草一股脑弄到屋外。抽屉桌也不放过,直到屋子里只剩下水缸、土炕、锅台、还有父亲用土胚垒的盛杂物的台子。

母亲用旧围巾打上包头,用竹扫帚划拉屋顶,屋顶上的黑灰、秫秸叶夹杂着尘土落到母亲身上,屋子里灰蒙蒙一片。我在门口不时往屋里望,只听到母亲划拉屋顶发出的噗噗的声音。等母亲打扫完屋顶出来,就已经变成一个土人。大约半小时后,等屋子里灰尘落得差不多了,我和母亲再拿地笤帚进屋把墙壁、窗台、炕上、地面彻底打扫一遍,将那些熏人的爆土用簸箕收出去,屋子里迷漫着一股油灰的味道,屋子里空荡荡的。

天近晌午,我去晒铺炕的草,母亲自己要快一点做饭,等她把盖着锅台、水缸的单子晒在屋外,刷干净锅台天就不早了。吃过午饭,我得把上午提出去的东西,经过筛选一一提回屋子,母亲把炕草铺平整,铺上苇席,把炕围子钉在墙壁上,把被褥整齐的叠好。再生火打点面糊,用白纸把窗户糊上,屋子里顿时锃明瓦亮,也显得宽敞了,屋顶上母亲划拉下来的秫秸皮处,泛出一小片黄色格外刺眼。我终于可以去找我的狐朋狗友疯癫去了。

中学毕业后,父亲的病慢慢好起来,我也长大了,有自己的事做,就很少帮母亲扫房子了。再后来家里面盖起了砖瓦房,用石膏板吊房顶,白灰抹墙,所谓扫房子也就是晒晒被子而已了。一晃多少年过去了,美好的记忆就像冬日里的青葱那样鲜亮。使人久久难以忘怀。“二十三,糖瓜儿粘;二十四,扫房子……”。听到小时候唱的这首儿歌,就激动不已。朦胧中母亲打着包头,挥舞扫帚扫房顶的样子又闪现在眼前。“母亲过年了!您在天堂还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