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大地的赏赐  

2011-04-01 17:5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一到春天就特别盼望清明。清明节早晨不但能吃到母亲用高粱米、小米、还有豇豆、绿豆做的香喷喷的混合饭,还能分到一个鸡蛋,可解馋了。清明前后一两天,燕子就飞来了。春天的一切都是新的,到处莺歌燕舞。挎上篮子与小伙伴们到田野里剜曲曲菜、白蒿(茵陈)、苦菜子、草鞋底等,我们这里的白蒿可多了,又鲜又嫩。还能治病呢!母亲把剜回家的白蒿洗净,调上玉米面,放在锅里蒸熟,我们叫它“芭拉籽”。这东西吃起来粘糊糊、香喷喷的可好吃了。春风吹、春风吹,茅草丛里“姑笛”露出了鲜嫩的芽儿,“姑笛”是茅公英的前身,用茅草叶包裹着,拨开茅草叶,就会露出一根白白的、细细的老鼠尾巴,甜滋滋的,割菜之余我们便“来吃,有时会薅许多,吃不了就带回家喂家兔。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大地的赏赐 - 东方雨 - 东方雨

茵 陈

 

天渐渐暖和了,榆树发芽了,榆芽开始像红豆豆似的,几天就变成榆钱。撸一把放在嘴里嚼着,粘糊糊的。槐树也不甘落后,把一大团一大团的槐花呈现在人们眼前,这时候我们就爬上树去摘槐花吃,槐花又香又甜,有时会把肚子撑坏了。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大地的赏赐 - 东方雨 - 东方雨

槐   花

麦收前后“地枣子”也熟了,“地枣子”是木本植物,一般长在盐碱地里较开阔的地方,开白色小花,果实先是绿的,然后变成浅红、深红,最后成紫色。有黄豆粒般大小,摘一颗放在嘴里,甜甜的、涩涩的。我们摘来当甜果子吃。这东西说不上香,但我们还是喜欢吃。说来可笑,吃了地枣子,特别容易放屁,简直臭不可闻。

 

很快夏天就到了,我们割菜的时候会采些黄须菜,这东西老得很快,并且容易生虫。母亲把它洗干净,用开水撩一撩,攥成团子,调上蒜泥,真的是美味佳肴,现在,在宾馆人们管它叫“龙须菜”,价格不菲。有时我们会捉些蚂蚱,用茅公英的茎穿起来,拿回家用水一冲,再去咸菜缸里蘸上点咸水,在锅里放点儿油,把蚂蚱放进去炒一炒,连腿带翅放在嘴里大嚼,甭提多香了。

 

听东方讲那过去的事情-----大地的赏赐 - 东方雨 - 东方雨
黄须菜

秋天,庄稼地里会长出许多山老瓜棵。在地边向阳的地方,会接好多山老瓜,它的外形像橄榄球,中间粗、两头尖、外皮绿,掰开它会流出许多白色的液体,那是山老瓜的“奶”,山老瓜又嫩又甜,吃起来特别爽口。可这么好吃的东西,倒落了个不孝的名声。有儿歌为证:“山老瓜,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把娘来背到山沟里,把媳妇背到炕头上……”我从小就听母亲说这儿歌,印象相当深刻。

 

哎!说来说去,总离不开一个吃。那是多么困苦的年代啊!只要有东西填饱肚皮比啥都强。从春到秋,田野里到处有我们吃的东西。我们还是快乐的,想起大自然赐予我们的这些食物,心里总有一种甜滋滋的伤感,怎一个“吃”字了得。

 

 

  评论这张
 
阅读(61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