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真想对你说声:对不起  

2010-08-25 21:0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想对你说声:对不起 - 东方雨 - 东方雨

1977年我十四岁,第一次离家到垦利县第五中学读书。那时文革刚结束,初中、高中学制都是两年。学习一点都不紧张。我们要种校田、还要给学校喂猪,遇有重大活动,还举着小旗上街游行,以示庆祝。很快一年就这样混过去了。

第二年受高考的影响,学校模仿当时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样子,将各年级学生分成了快班和慢班,我被分在了快班并担任班长。还是那些老师任教,只不过作业多少不一样,老师重视程度不一样罢了。在新的班级,有一个叫杨国英的女同学和我前后桌,她原先叫孙国英,小命叫勇勇,父母离异后,与哥哥、弟弟和母亲一起生活。她随了母亲的姓,个子挺高,身材匀称,皮肤白净,说话爱笑但常皱着眉头,性格憨厚、直率。做什么事都很认真。记得那年学校举行象征性长跑----到北京参观毛主席纪念堂。每人每天跑3000米,她则围着操场跑20 6000米的距离。她学习成绩不错,但不如我,经常拿一些题向我征求答案。

七九年春天,她家仿佛出了什么事,她经常趴在桌子上哭,有时不回家吃饭,我就见过她母亲到校给她送吃的。这期间不知是为什么事,我与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虽然没动手,但我用十分恶毒的语言讽刺并挖苦她,她没有办法只能是哭,连续几天,我故意惹逗她,看她难受的样子,我有些幸灾乐祸,她的难过是真的,后来,她忍无可忍告到老师那儿。老师在班会上,没点名的批评了我,我才有所收敛,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我连句对不起都没说。但我知道我错了。

她还是那样憨厚直率,有同学私下问她恨我吗?她说:不恨,问她最喜欢谁:她说喜欢我。有一次上体育课,做慢跑步练习,老师问她谁的动作更舒展优美,她竟推举了我,还有一次,我同她一组参加接力比赛,当她微笑着把接力棒递到我手里,我更觉得对不起她了。

很快我们就初中毕业了,我升到垦利县第二中学就读,她则继续在第五中学高中部上学,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我从学校回家,路上遇上她,她微笑着问我:你回来啦!我喃喃道:回来啦!你做啥去?我、我去小叶家。我们都没有停留,仿佛我们长大了,知道害羞了似的。短短的两句话,我们擦肩而过。我回头看着她,想对她说些什么,她也回头看着我,我们都没有再说话。很快听说,她转学了,不知道去了哪儿。

五年以后,我回到母校任教,走进我们当初上课的教室,仿佛看到了勇勇皱着眉头、含着眼泪的样子。与几个同学小聚,打听她的情况,好像她们母子在黄河北一个什么农场,具体位置不知道。我心中空落落的。又过五年,我的孩子两岁了,想必她也成家了吧!初为人父的我,仿佛领略到人性的光辉。多想对她说声对不起,可我向谁说去啊!

新千年开始时,固定电话安装神速,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七转八拐终于找到孙国英的生身父亲,老人已经退休,我问老伯:您有一个女儿叫勇勇的,她现在在哪?老人说这些年他们失去了联系,他也不知道这孩子在哪。我空欢喜一场。现在,又是十多年过去了,始终没有她的一点音讯,几天前与同学小聚,又问起她,好像是她嫁到费县去了。我惆怅满怀,多想对她说声对不起啊!人说:两座山到不到一块,两个人终究是能到在一块的,可我们三十多年怎么就不能相见呢?

亲爱的朋友们:如果您认识勇勇,知道她的消息,请您留言,因为我真的想对她说声对不起。谢谢啦!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