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雨

无事逛逛,享受清闲,为自己写博 。

 
 
 

日志

 
 
关于我

能力不大,经历颇多。 诚实为本,谦让随和。 外表平实,内心固执。 小酌好荤,一介凡夫。

网易考拉推荐

《心灵鸡汤》---永远的酸枣面儿  

2010-11-18 21:4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五年前,我在东营师范阅览室里借到一本《山西青年》,里面有一篇文章吸引了我,我静静地读下去,读到最后竟泪如泉涌,邻座的小姑娘呆呆地看着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我回过味来,不好意思的把书还上。走出阅览室,我仍然被故事情节感动着,我记住了文章的名字《永远的酸枣面儿》。五年后,我到书店淘书,看到《心灵鸡汤》,随意翻翻。《永远的酸枣面儿》编纂其中。我如获至宝,仔细品味果然件件精品。今将《永远的酸枣面儿》发于博客,与诸友共享,希望你也能流出诚实的眼泪。  东方雨

 

《永远的酸枣面儿》作者胡子宏。

1995年第7期《山西青年》。

2000 年10月珍藏版第一期《心灵鸡汤》

              

上大学的时候,我最喜欢的是纯子。那时候在整个年级有我们这个城市的七个人,从老大到老七号称"七人帮"。纯子最小,是惟一的一位女性,如当今的江姗一样清沌脱俗,被称为"七仙女"。几个男孩子纷纭把庇护纯子当做己任,我更是感到义不容辞。

  我年纪最大,读大三时,在一次全校的河北老乡聚首中要选同乡会长,是纯子提议让我当会长。其余几个哥儿们就鼓起掌来,于是我模模糊糊地成了同乡会会长。当了会长,我有事没事都喜欢找纯子,纯子就那么嘻嘻哈哈地周旋于我们几位男士之间。

  后来局势就明朗化了,纯子喜欢来往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外一个是老六大林,我们三个人形成很微妙的"三角恋"

  每次放假从老家回学校,我们都带些家乡的土特产加入同乡们的聚会,我努力揣度纯子最爱吃些什么。那时家里除了些地瓜干再没有什么可引诱女孩子的。快开学时路过村子的小卖铺,柜台上摆着很大的一块酸枣面儿,吃一块酸酸甜甜的。对了,带些酸枣面儿给她。

 

永远的酸枣面儿 - 东方雨 - 东方雨
 

  吃酸枣面的时候,纯子笑逐颜开地叫嚷:"呀,真好吃哪!"我心里就酸酸甜甜,感到实在是好极了,

  但我的酸枣面儿没有使纯子成为我的恋人。有一天夜晚我终于发现纯子和大林在学校的操场上漫步。和我一块惊呆的还有"七人帮"中的老三。看到大林很自然地揽了纯子,老三说:会长,你完了,老六捷足先登了。我大脑迷茫一片,知道自己的情梦将告一段落。大林这小子,不仅长得高大俊秀,能歌善舞,而且老爸是我们市财政局的一个头头。而我出生清贫,只会写写字做文章。

  随着我的单相思的破灭,我们的学业也相继结束。说来也怪,我们七个人又原封不动地回到我们这个小城,进工厂进机关,只有纯子一个人进了医院,穿上了白大褂。

  再见纯子的时候她已快要和大林结婚了,他们装修新房时,"七人帮"又相聚在一起。纯子对我说,会长你也该找一个成家了。我说我找不到适合的,尤其是找不到爱吃酸枣面儿的。说这话时就我们两个,其他人都满头大汗地往墙壁上刷涂料。纯子的脸红了,我也显露出刹时间的窘迫不安。

我问纯子:快结婚了,送你什么礼物?

纯子说:有空回老家,捎些酸枣面儿吧,我爱吃。

 

永远的酸枣面儿 - 东方雨 - 东方雨
  

  他们结婚时我就真的送往了一大包的酸枣面儿,四四方方的。纯子很惊讶很喜欢地喊了一声。大林说,放在冰箱里,保准吃半年。"七人帮"自此开始分裂,各自忙着找自己的伴侣。"七人帮"再次聚齐的时候已是五年过去了,那会儿纯子的女儿已经会喊伯伯叔叔了。我们都结了婚,我的爱人也是如纯子般秀气伶俐,而且也爱吃酸枣面儿。但这次相聚不是在大林家,而是在医院的病房里纯子生病住院。见到她时,我们几乎哭了起来,纯子不再是饱满秀气,而是消瘦苍白,一袭秀发开始脱落。纯子正在输液,见我们去了,喊了一声"会长"就言语凝噎。我握住她的手,凉凉的。一霎那我回忆起大学时的爱情经历。

  我说:纯子,好好养病,会好的。想吃什么?哥哥给你买去。

  纯子说:会长,我想吃酸枣面儿。

偏偏那会儿大枣刚刚红了半边儿,按时令,酸枣面儿冬天才有的。我和大林受了纯子的托付就四处寻酸枣面儿。奔波了几十里,转遍了全部城市都没有买到。我爱人说:回老家吧,也许老家有呢。于是我连夜回到老家,寻了两天,终于在一家远房亲戚家里找到了一块酸枣面儿。

   回到城市,爱人说大林来了好几次电话,纯子似乎病得很厉害。我和爱人又马不停蹄地赶到医院。纯子这时已经靠输液保持生理机能了。大林这时才告诉我们:纯子患的是骨癌,未及截肢,癌细胞又转移到肺上。

我手中的酸枣面儿沉沉地跌到地上。纯子睁眼见到我说:"会长,可惜,我不能吃你的酸枣面儿了。"我把酸枣面儿送到她的手上,纯子很艰难地笑了笑。出了病房,我的泪水就哗哗地流出来。

   纯子终于没有挨过春节。离过年还有一个半月,纯子就离开了人世。告别纯子时,纯子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戴着假发套,静静地卧于鲜花丛中。

后来,我终于给爱人讲了自己在大学时是如何地爱纯子追求纯子。那夜爱人也流了泪水,我脑海里不时涌出纯子第一次吃酸枣面儿的情景。

 

永远的酸枣面儿 - 东方雨 - 东方雨
 

直到春节,我才从纯子辞世的悲伤中脱离出来。大年初五,我对爱人说:"咱给纯子烧些纸钱吧。"这时老三和老五来了电话,说大林又结婚了,在纯子去世仅二十八天。

我头上好像挨了一棒,很愤怒地打电话给大林。大林咕咕哝哝地说:"纯子走了,孩子太小,现在的爱人本来关系就挺好的,快过年了,家里冷冷清清的,反正早晚得……"

我骂大林:才过了二十八天啊,纯子尸骨未冷,你他妈的忍心吗?说罢我摔下电话。

过了半年,到了"七月七",我忽然又念起"七仙女"纯子来。于是和妻子打电话分头行动,"七人帮"剩余的六个人在我家聚了一次会。说话间,我捧出一疙瘩块酸枣面儿,说:"请你们吃酸枣面儿,纯子最爱吃了。"

我们几个人把冷眼投向大林。大林怔怔地流了眼泪。再聚首的时候,大林就很难请到了。

  秋天时,老三说他帮助大林的女儿寻了全市最好的学前班,看纯子的面子……

那年秋天,我的女儿也降生了,我给她起的名字叫纯子,一年后,我惊讶地发现,女儿最爱吃的也是---酸枣面儿。

 

            

       

永远的酸枣面儿 - 东方雨 - 东方雨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